首页 热点 资讯 行业 财经 国内 商业 生活 快讯

二手平台多家银行原始股被“叫卖”?买卖定价由自然人股东随机而定

财经 来源:北京商报      时间:2021-06-15 14:01:05

二手交易平台不仅可以淘货,还能买银行的原始股份了。6月15日,北京商报记者在“闲鱼”二手平台交易网站上发现,有不少自然人股东在公开“叫卖”“抛售”手中所持有的银行股份,被“叫卖”的银行多以地方农商行、农村信用社为主。这些银行股权的买卖定价较为“迷惑”,并未严格按照司法流程进行,都是自然人股东随机而定,买卖双方不满意还可以“砍价”商量价格,用这样的方式成为一家银行的股东,你敢吗?

多家银行原始股被“叫卖”

“出让某银行原始股份”“马上就要上市”“可配股效益非常好”……银行股权转让案例近年来屡见不鲜,多以企业股东主动转让或司法拍卖转让为主,不过,北京商报记者近日发现,在“闲鱼”二手平台交易网站上,有不少自然人股东正在出售持有的银行股权。这些银行多以农商行、农村信用社为主,例如华融湘江银行、汴京农商行、浙江义乌农商行、昆明市五华区农村信用社、路桥农村信用社、兰州农商行等。

有不少卖家打出“投资理财首选”“经营效益高”等宣传语吸引投资者的目光,从公布的交易信息来看,这些被交易的银行股权数量不一,少则几千股,多则数十万股,通常卖家会在交易详情中标注被出售银行股的出售价格、年分红等具体信息。例如,一家自然人股东正在出售本人所持有的3万股华融湘江银行原始股,每股抛售6.8元,在交易信息中,这位自然人股东打出口号称,“华融湘江银行效益非常好、年分红12%。近年准备上市,本人因急需用钱,痛抛有缘人”。

“每年都有分红、配股,年年效益名列前茅,现欲转让变现,买辆好车犒劳一下自己。”另一位自然人股东晒出了他持有的浙江义乌农商行原始股金证,并标注本交易仅支持自提、当面交易。而有的自然人股东只在交易信息中标明了“某地银行原始股出售、有需要的私我”“诚意认购者可适当优惠”等文案吸引投资者。

从自然人股东的描述中,待售的银行股俨然成为了“香饽饽”,但北京商报记者在调查过程中却发现,这些股权并不“优质”,部分股权已出现分红连续减少甚至不分红的情况。一位西部地区自然人股东正在转让其持有的49.5万股某农商行股权,他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称:“银行往年的分红记录有20%、10%、6%,2020年没有分红。” 一位南方地区自然人股东李艳(化名)手中的原始股也出现了不分红的情况:“2019年时,农村信用社就开始改名,要更名为农商行,那时就已经不分红了。”

谈及此类股权交易模式,看懂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卜振兴分析称,在“闲鱼”二手平台交易出售银行股权为银行股权转让提供了一个新的途径,但是对于平台有无股权转让的资质,以及股权转让定价、确权等仍存在各种问题。

随机升降的“迷之”定价

不用繁琐的手续就能成为一家银行的股东,这看起来是一件“捡便宜”的大好事,但事实是否真的如此?北京商报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由于二手交易平台上进行股权交易的均为自然人股东,所以这些股权并没有经过正规的司法定价流程,而是由卖家随机而定。

李艳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称,“我是2012年买到了手中持有的农村信用社部分原始股,在购买初期花费40万元,现在拟71万元全部出售,因为购房所以要出售这笔股权,诚心购买可以便宜一些,70万元出售,价格是我自己定的,你接手之后也可以自己定价卖给别人”。

另一位自然人股东也直言:“并未走过司法程序,是行内以前的员工,现在离职了想转手原始股份,定价就是最开始购买时行内给到的定价。”

将“闲鱼”二手平台和阿里司法拍卖平台对比也可发现,“闲鱼”二手平台中自然人股东给出的定价往往高于司法拍卖平台的定价。以上述华融湘江银行股权为例,5月25日,邵阳市美利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所有的近13.40万股华融湘江银行股权被拍卖,拍卖价格为36万元,按此计算,这笔股权拍卖约合2.69元/股。而“闲鱼”二手平台中自然人股东给出的抛售定价为6.8元/股。

浙江义乌农商行也是如此,在阿里司法拍卖平台,该行一笔自然人持有的26.15万股股金曾被拍卖,拍卖价格为59.6万元,约合2.27元/股。在闲鱼平台上,一位自然人股东给出的转让价格为2.5元/股。

从定价上来说,资深银行业分析人士王剑辉直言,此类平台交易采用的是双边议价的方式,按理来说不存在欺诈行为,但需要关注的信息是,这种虚拟资产交易最大的风险还是信用风险,大多数自然人买家都不具备查询手段,如果信息披露不透明,这样就会对股权的定价产生一些影响。再加上这类交易规模较小,比较零散,统一监管目前还不成熟,对于购买者来说还需要有更专业的眼光、更专业的分析能力才能去介入。

另一个值得玩味的细节是,大部分卖家都提到了原始股上市后获取超额报酬的“真香定律”。所谓原始股是指公司申请公开上市之前发行的股票。在我国股市开展初期,原始股几乎是暴富代名词,通过公司上市,持股人甚至可以获得数倍甚至百倍的收益。这也成为卖家着力宣传的重点。

一位卖家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称,“我是因为买房需要资金周转所以才出手,原始股比普通股票占有一定的优势,银行马上上市了,未来新股东获得的报酬会更多”。李艳也透露称,“农村信用社目前正在改制为农商行,未来肯定会上市”。但当北京商报记者询问该农村信用社何时改制何时上市时,李艳称自己并不清楚。

北京商报记者查询多位卖家所出售的银行股权也发现,这些银行并未出现在A股IPO候审排队名单中,甚至未开启上市辅导。事实上,银行的上市之路绝非如此简单。有银行在辅导备案阶段就开启上市长跑,更有银行在经历终止审查或撤回材料后才能重新出发,往往动辄少则几年,多则十几年的光阴。同时,历史沿革不合规、董监高严重违法、业务合规性差、尽调不充分等,都会构成上市审核的障碍。可以预见的是,随着我国银行竞争程度加强,盈利压力加大,未来银行上市审核将会更加严格。

股权细化操作指引待完善

在金融去杠杆、监管加码、同业竞争激烈的大环境下,中小银行经营压力增大,城商行、农商行、农村信用社以及村镇银行等中小银行已经成为股权转让台上的“常客”,在二手转让平台“倒手”股权无疑折射出当下银行股权买卖的困境。

银行业资深观察人士苏筱芮分析称,从底层原因分析,股权频频被转让是由于宏观环境影响,银行短期内的业绩表现未被看好,股东急于脱手。从监管层面,需要联合司法机构制定专门的执行制度;还应进一步制定股权管理专门的操作指引细化监管行为,搭建专门的股权交易系统或流转平台为银行提供便利。

王剑辉进一步指出,如果银行经营相对稳健,现金流相对充裕,银行不妨可以考虑通过建立员工激励机制或者通过股权回购维持股权的定价,作为一种主动性操作,在市场低迷的情况下能够回收自己的股权,再在景气程度好的时候进行减持,形成市值管理操作的可能性,这样对银行股权治理可能有一些帮助。

当前,加强中小银行股权治理建设仍任重道远。在卜振兴看来,被转让的大部分都是体量较小的中小银行,自然人股东对股权的定价较为模糊,容易造成定价偏离正常估价的市场风险问题,而当面交易的方式,也对受让人对转让人的资质以及股权的真实性认定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其次“闲鱼”平台并无股权转让资质,如何办理股权转让也存在问题,有可能面临欺诈等风险。

“闲鱼”主打的功能是闲置交易平台,会员只要使用淘宝或支付宝账户登录,无需经过复杂的开店流程,即可达成包括一键转卖个人淘宝账号中“已买到宝贝”、自主手机拍照上传二手闲置物品以及在线交易等诸多功能。那么此类虚拟交易股权方式“闲鱼”二手交易平台是否支持?北京商报记者从该平台客服人员处了解到,“平台主要转让闲置商品,关于银行股权或者是一些虚拟类的商品,不建议用户发布和售卖,因为平台发布的标的众多,一般情况下,审核到此类交易模式会直接下架,有的审核不到,就会显示为持续在线的状态”。上述客服人员提醒称,“一般银行股权虚拟商品都不建议交易,因为此类商品不好核实,和实物不一样,实物有物流出现问题平台都能核实到。如果用户想购买此类商品,一定要联系对方保留好所有凭证,后续出现争议,还可以申请退款、同时申请客服介入进行处理。。

(作者: 孟凡霞 宋亦桐)

新闻速递

精彩放送